“大部分人都在黑暗中前行,为了理想和热爱默默坚持

2022年8月9日 0 Comments

“大部分人都在黑暗中前行,为了理想和热爱默默坚持
“大部分人都在黑暗中前行,为了理想和热爱默默坚持。”“世界上的很多事儿没有太大意义,真理与爱除外。”在电视剧《天才基本法》中,“芝士世界”里的裴之(张新成饰)帮助“草莓世界”的师父林兆生(雷佳音饰)完成了P=NP的论证。数学难题破解了,这个关于梦想、亲情、爱情、友情的故事,也在8月5日晚迎来大结局。导演沈严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,用“游戏人生”四个字形容拍摄该剧的感受:“我们拍这个戏的时候,大家像是在做一个开心的游戏,无论是面对亲情、爱情还是数学,以高高兴兴的心态来完成所有东西,在有些小点上还会特别嗨。”  多种元素融合  亲情是首要表达《天才基本法》根据网络作家长洱同名小说改编,讲述了数学天才林兆生与女儿林朝夕(张子枫 饰)、高智商少年裴之,在数学推理和双时空交互中寻找自我的故事。剧中,“草莓世界”的林朝夕分别在纪江(王宥钧饰)、裴之陪同下两次来到“芝士世界”,变回学生时期的自己,并由此引发一系列故事。回顾拍摄过程,沈严笑言,像是度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快乐暑假,“一切都是按印象当中少年时代暑假的感觉,有很好的阳光,有绿树,特别开心,特别温暖。”这种温暖,很多是来自林兆生和林朝夕之间的父女亲情,这也是该剧最重要的情感表达。比如父亲蒙冤20余年被指学术不端,女儿努力寻找真相,并在公开场合力挺、维护父亲的剧情,感动不少观众。“2006年,我看了由威尔·史密斯主演的电影《当幸福来敲门》,片中父子深厚的亲情非常动人。当时我就想以后也拍一部类似的作品。”沈严说,第一次接触《天才基本法》小说,他就觉得这是他心目中的中国版《当幸福来敲门》,“当时看小说,最打动我的就是亲情这块,我想拍出来。”因此,在融合了包括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穿行、数学等元素的《天才基本法》中,主创团队经过多次讨论后,决定将亲情定位在价值表达的首要位置,其次是数学,是“平行世界”作为叙事的形式工具,最后才是男女主之间的爱情。“通过创作这样的剧集,身为父亲的我仿佛完成了一次和孩子的对话。”沈严看到了“林兆生”身上的少年感,“老林真的很可爱,他的少年感让我觉得,如果我是孩子,拥有这样的父亲,肯定也会特别特别幸福。”  抓住原著核心  前十集坚持“少年戏”该剧的主要演员都展现了精湛细腻的演技。尤其雷佳音饰演的“林兆生”,从“草莓世界”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,到“芝士世界”酷爱机车的“游戏人生者”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沈严透露:“我们一天的通告,经常是跳跃式拍的,所以雷佳音一天可能要演一次‘芝士世界’的老林,一次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林,一天当中他要来回变,这个就特别难。但雷佳音在处理每一个阶段、不同状态下的老林时,真的特别准确,我特别佩服。”对张子枫、张新成的表现,沈严也是不吝赞美。除了实力派演员,《天才基本法》前十集几乎都是“少年戏”。当“林朝夕”第一次穿行到“芝士世界”时,她还是个五年级的学生,“前十集让观众看小孩的戏,行吗?”沈严坦言,这是剧本策划初期,主创团队内部的最大分歧,“真的是咬牙坚持下来的。”这种坚持,是基于沈严对原著的了解,“这是原著小说当中的核心,然后才能延伸到后面所有故事。”事实证明,沈严的坚持是对的,看到观众对于前十集的热烈反馈,他才放宽了心,“大家都说孩子戏没了不行,我们要看孩子。”  剧情改编引争议  开拍前就知道要挨骂作为暑期档高热度剧集,《天才基本法》目前豆瓣评分7.3,但相较开分7.7降低不少。究其原因,在于原著改编的争议。有书粉认为,该剧的选角不符合人物形象,剧情改编偏离原著,人物设定方面也跟原著差异颇大。面对“原著粉”的不同声音,沈严坦陈,开拍前就有了挨骂的心理准备。争议最多的,莫过于对男主角“裴之”的改编讨论上。电视剧里,女主角“林朝夕”和男主角“裴之”的第二次穿行,是因为“裴之”思念父亲,想再见父亲一面。最后“裴之”却想留在“芝士世界”,不想回去,于是因抉择不一致与“林朝夕”反目。有网友认为,原著中的“裴之”是“裴神”,他有自己的骄傲和担当,不接受如此“魔改”。沈严承认,在创作剧本过程中,策划团队冒了很大风险,对“裴之”的人设进行了大幅度修改,其“赖”在“芝士世界”的情节安排,也是编剧原创的。在沈严看来,“林朝夕”是生活中的你我,是大多数人生命中99.9%的人,而“裴之”却介于“人神之间”。他希望把男主角塑造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即使“裴之”是数学天才,但是他仍然拥有普遍的人性,“他有一个最简单的需求,他想要见到爸爸,他就是愿意跟爸爸在一起,这个时候其他的人和事都往后退了一步。”8月5日,《天才基本法》迎来大结局,“裴之”的扮演者张新成更新微博,告别角色。他写道:“体验了一段天才少年裴之的人生,该说再见了。愿平行世界的裴之可以在家人的支持下,光明正大地追求热爱。”(记者 荀超 实习生 刘星宇)